转载]钟鼎器皿书法《三

作者: 家居  发布:2019-10-15

  《攻吴王夫差鉴》为夫差所铸器《说文》金部说:“鉴,大盆也”。《周礼》凌人注说:“鉴如*,大口,以盛冰,置食物以御温气。”此兽耳衔环。腹饰蟠虺纹及叶形纹。腹内铭文三行十三字。於同治年间(公元1862--1874年)在山西州蒙王村出土。春秋时期的书法出现了因地域而风格各异的现象,东南方各国的铜器铭文都有美化的趋向,或作鸟虫书,或作蝌蚪书等。而《攻吴王夫差铿》谷作瘦长体。字形、笔划不加修饰。文字显得质朴规整,线条均匀,起止尖锋。字距、行距较大,布局疏朗。已具后来小篆的雏形。

  西周晚期 鬲从鼎。高15.8、口径17.5寸。体呈半球形,折沿双立耳,圜底三蹄足。口沿下饰大小相间的重环纹和一道弦纹。

  铭文释文:隹(唯)卅又二年三月初吉壬辰,王才(在)周康宫 □ 大(太)室, □ 比 □ (以)攸卫牧告于王,曰:女(汝)觅我田,牧弗能许 □ 比,王令眚(省)史南 □ (以)即虢旅,虢旅乃事(使)攸卫牧誓曰:我弗 □ (具)付匕(比), □ 且射(其沮厌)分田邑,则杀,攸卫牧则誓,比乍 □ (作朕)皇且(祖)丁公、皇考叀(惠)公 □ (尊)鼎,攸比 □□ (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高34.6厘米,敛口,短颈,阔唇,底圆。上腹壁饰4个兽面铺首衔环。唇口有一字,肩部饰铭文10行52字。记国差主政时期工师铸此器之事。国差,春秋齐卿国佐,又称国武子、宾媚人,国归父之子。公元前589年,鞍之战后以词说服晋国主将郤克,订盟于袁娄。公元前573年被齐灵公杀害。 国佐的祖父是国懿仲,齐桓公姜小白就是因为有了国懿仲、高傒的拥护而在激烈的君位争夺战中获胜,成功登上君位的。国佐历齐惠公、齐顷公、齐灵公三代,一直担任齐国的上卿。顷公七年(公元前592年),顷公侮辱晋、鲁、曹、卫四国使臣,国佐叹道:“齐国自此将有外患了!”。齐顷公十年(前589)晋、鲁、曹、卫四国联兵大举攻伐齐国,齐大败于鞌地(一说今济南北马鞍山;一说济南华不注山)。国佐奉命出使求和,在面对晋军主帅郤克提出的屈辱齐国的无理要求时,他不畏强暴、据理力争,迫使晋军与齐国签订了“袁娄之盟”,齐国得以转危为安。《左传》载:“齐、晋战於鞍,齐国佐陈辞以拒晋师”。

  后来,国佐又多次代表齐国参与会盟征战。其位高权重终于招致齐国国君的猜疑。另外一方面,国佐敢于犯颜直谏,检举别人,也得罪了不少大臣。据《左传》记载,大臣庆克与灵公母亲私通,被国佐训斥。随后,灵公母亲借机诬告国佐参与谋反。当时,正在外用兵的国佐不得已占据谷邑举行叛乱,并出兵杀了大臣庆克。灵公便采取缓兵之计,与国佐讲和,复了国佐官职。于是国佐便离开谷邑回到都城。然而,次年(公元前573年)正月,即被灵公诱杀于宫中。罪名是:弃命、专杀、据谷邑以叛齐。

  虢仲簠,西周晚期。1992年12月河南三門峽市上村嶺虢國墓地(M2013.2)。通高8.9、口橫33、口縱25、腹深5.8釐米。失蓋,平沿方唇,腹壁斜收成平底,腹兩側有一對獸首耳,矩形圈足正中有括弧形缺。腹中部飾雙首曲體夔龍紋,器底飾連體竊曲紋,中心獸目突起。

  虢叔大林钟,通高:65.4cm,銧距:36cm,鼓距:26.6cm,重:34.6kg。此钟体呈合瓦形,桥形口,长乳,甬饰环带纹。

  其大意是:虢叔旅说:“(我)伟大显赫光荣的去世的父亲惠叔,秉持美好光明的德行,服务于他的主人,得到好处不尽。旅以亡父的威仪为榜样,服务于天子。于是天子赐予旅更多的好处。”旅为报答和宣扬天子给予的众多好处,因此做了死去的父亲惠叔的大套编钟。光荣的父亲庄重的在天上,庇佑着下界的后代们。当编钟叮叮咚咚敲响的时候,就会给旅从天而降许多福气。旅的后代子孙,万年永远宝藏这些钟,用来祭享祖先。

  虢季鼎,春秋早期,河南博物馆藏。1990年3月河南三門峽市虢國墓地(M2001.390)。 通高39.8、口徑44.2、腹深21.4釐米,重17.4公斤。侈口斂頸,圜底蹄足,腹微鼓,附耳與口沿之間以兩個小橫樑相連。耳飾大小相間的重環紋,口下飾竊曲紋,腹飾垂鱗紋。

  过伯簋,西周昭王(约前989——977年)。通高18.1厘米,口径16.2厘米,腹径16.5厘米。侈口,鼓腹,双耳垂珥,圈足下连铸方座,方座四面的下方均有缺口。耳上端饰兽头,颈饰一周连续垂冠回首鸟纹,云雷纹为地纹,圈足饰云雷纹和兽面纹,方座开口上方亦饰兽头。内底刻 “过伯从王伐反荆……”等16字铭文,记载了过伯随周昭王南征荆地的史实。曾经罗振玉收藏,《两周金文辞大系》等著录。

  虢季鬲,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高12.7厘米。1990年河南三门峡上村岭虢国墓地出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折沿,腹饰象鼻纹,三足上有扉棱,以扉棱为鼻,两侧象鼻纹又组合成兽面纹。口沿内侧有一周十二字铭文:“虢季作宝鬲,其万年永宝用享。”

  鬲攸比鼎,西周晚期。高15.8、口徑17.5寸。體呈半球形,折沿雙立耳,圜底三蹄足。口沿下飾大小相間的重環紋和一道弦紋。

  【銘文】隹(唯)卅又二年三月初吉壬辰,王才(在)周康宮?大(太)室,比(以)攸衛牧告于王,曰:女(汝)覓我田,牧弗能許?比,王令眚(省)史南?(以)即虢旅,虢旅乃事(使)攸衛牧誓曰:我弗?(具)付匕(比),且射(其沮厭)分田邑,則殺,攸衛牧則誓,比乍(作朕)皇且(祖)丁公、皇考叀(惠)公(尊)鼎,攸比??(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

  虢宣公子白鼎,西周晚期。通高33、口径32厘米。平沿方唇,立耳,半球形腹,三蹄足。頸飾獸目交連紋,腹飾鱗紋,間隔以弦紋。

  函皇父鼎(圅皇父鼎),西周晚期(厉王世)。1933年陕西扶风县上康村一座西周铜器窖藏。通高58、口径49、腹深27厘米,重31.5公斤。立耳蹄足,腹壁稍外鼓。口沿及腹均饰大窃曲纹。

  虎盖簋 西周晚期 传陝西扶風縣法門寺出土(据吴大澂题跋) 盖面隆起,飾四道棱脊和波曲紋,上有蓮瓣形捉手。

  曶鼎,西周恭王时期器物。久已遗失,仅存铭文拓本下缘残泐,大篆。铭文茂密朴实,厚重凝练,有古拙雄伟之气,是西周中叶铜器铭文中最为精美的一章。这件鼎据《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卷四所说,原为清朝人毕沅得之于西安,鼎高2尺,围4尺,深9寸,款足作牛首形。据推测这件鼎应当是在周原地区出土的。后来,这件鼎毁于兵火,仅有铭文拓本流连于世。该鼎铭文共24行,现存380个字。其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讲周懿王或孝王的元年六月的乙亥日,周王在穆王大室册命作器者——曶,命令他继承祖考的职司掌管周王朝的卜事,即铭文所谓的“更(赓)乃且(祖)考司卜事”,并且赏赐了作器者。邢侯后人在宗周为王臣者井叔还赏赐作器者以赤金(铜)一钧(30斤)。作器者感到荣耀,遂以赤金作鼎以为纪念。第二部分铭文记载同年四月了酉日,作器者派家臣代表自己到作为狱讼官的井叔那里控告效父及其家臣名限者。原来,作器者“既赎女(汝)五[夫效]父,用匹马束丝”,意为已经用一匹马和一束丝从效父那里赎(贸)得五夫——即5名奴仆,然而名限者却背信弃约,并要另行订立交换条件,因此发生了这场诉讼。铭文的第三部分追述往昔饥荒之年,“匡众厥臣二十夫”——即名匡者的农夫和家臣20人,强抢作器者的禾给匡,作器者遂控告到东宫那里。东宫判处说让匡交出强抢禾的人,如果不交出来,匡就将被重罚。名匡者乃向作器者稽首,并且赔偿了损失。

  【铭文】隹(唯)王元年六月既朢乙亥,王才(在)周穆王大(太)[室],王若曰:曶,令女(命汝更)乃且(祖)考(司)卜事,易女(锡汝)赤巿(韨)、□,用事。王才(在),丼吊易(邢叔锡)曶赤金,曶受休[命]于王。曶用丝(兹)金乍(作朕)文孝白(考宄伯)牛鼎,曶(其)万[年]用祀,子子孙孙(其)永宝。

  簋》,通高59厘米,口径43厘米,腹深23厘米,重60公斤。陕西扶风县博物馆藏。

  铭文“王曰:有余隹(雖)小子,余亡(康)晝夜,坙(經擁)先王,用配皇天,簧黹(致朕)心,墬(施)于亖(四)方。(肆)余?(以)?士獻民,爯盩先王宗室,(作?)彝寶(簋),用康惠?(朕)皇文(烈)祖考,其各歬(格前)文人,其瀕才(頻在)帝廷陟降,??(申恪)皇帝大魯令(命),用?(令)保我家、?(朕)位、身,阤阤降余多福,(憲烝)宇慕遠猷,(其)萬年?(?),實(朕)多?(禦),用??(壽),匃永令(命),屪才立(畯在位),乍(作)疐才(在)下,隹(唯)王十又(有)二祀。

  簋颈和圈足饰兽体纹,腹和禁壁饰直条纹。内底有铭文十二行一百二十四字,是周原历王为祭祀先王而自作的一篇祝词。大意为:我昼夜尽心经营先王事业,以配皇天,我任用义土献民,祀先王宗室。作此将彝宝簋,安惠干先宗列祖,以祀皇天大命,保佑周室、王位和我自身。赐降多福、长寿和智慧。

  一九七五年在长沙马王堆发掘时发现二千五百年前藩王的墓葬中,已经把《行气玉佩铭》作为重要的伴葬品。此器为一杖首。青玉,有灰黑色晕斑。十二面棱柱体,高5.2厘米,宽3.4厘米。中空但未穿顶,用来套在杖上,顶部为圆形平面,一面下部有一孔与内腹相通,棱面经抛光。在十二面中,每面自上而下阴文篆刻三字,有重文符号,共计四十五字,记述了“行气”的要领,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有关气功的最早记录,也是中国古代医学理论较早的文献记载。现藏天津市历史博物馆。

  原拓片见《三代吉金文存》卷二十。全文为:“行气,深则蓄,蓄则伸,伸则下,下则定,定则固,固则萌,萌则长,长则退,退则天。天几舂在上;地几舂在下。顺则生;逆则死。”郭沫若《奴隶制时代》释其文为:“这是深呼吸的一个回合。吸气深入则多其量,使它往下伸,往下伸则定而固;然后呼出,如草木之萌芽,往上长,与深入时的径路相反而退进,退到绝顶。这样天机便朝上动,地机便朝下动。顺此行之则生,逆此行之则死。”有气功学者认为此铭文主要阐述小周天功的作法和行功时的注意事项。该玉佩为现存最早的有关气功文物。

  何尊,西周早期的青铜器。一名何姓贵族所作的祭器。1965年于陕西省宝鸡县贾村塬出土。高38.8厘米,口径28.8厘米,重14.6公斤。圆口棱方体,长颈,腹微鼓,高圈足。腹足有精美的高浮雕兽面纹,角端突出于器表。体侧并有四道扉棱。造型浑厚,工艺精美。内底铸有铭文12行、122字,残损3字,现存119字。记述成王继承武王遗志,营建东都成周之事,与《尚书·召诰》 、《逸周书·度邑》等古代文献相合,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藏于宝鸡市博物馆。

  铭曰:“唯王初壅,宅于成周。复禀(逢)王礼福,自(躬亲)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曰:‘昔在尔考公氏,克逨文王,肆文王受兹命。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呜呼!尔有虽小子无识,视于公氏,有勋于天,彻命。敬享哉!唯王恭德裕天,训我不敏。王咸诰。何赐贝卅朋,用作庾公宝尊彝。唯王五祀”。

  铭文大意是:成王五年四月,周王开始在成周营建都城,对武王进行丰福之祭。周王于丙戌日在京宫大室中对宗族小子何进行训诰,内容讲到何的先父公氏追随文王,文王受上天大命统治天下。武王灭商后则告祭于天,以此地作为天下的中心,统治民众。周王赏赐何贝30朋,何因此作尊,以作纪念。这是周成王的一篇重要的训诫勉励的文告。对研究西周初年历史提供了珍贵资料。

  何尊的最高价值在于,尊内铸有122字的铭文!铭文记载了周成王继承武王的遗训,营建被称为“成周”的洛邑,也就是今天的洛阳这一重要史实,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同时,“中国”两字作为词组,首次在何尊铭文中出现,这是我们做为中国人应该记住的一件大事。青铜铭文,就是用青铜铸造出的宝贵历史,除了印证史籍或弥补史籍的不足外,它们又代表着真实、诚信,代表着久远,代表着不朽。

  侯氏簋,西周晚期。1979年4月湖北襄樊市文物管理處從廢品公司揀選,據云系襄樊一帶出土。通高18、口徑21.5、腹深12.5釐米,重4.85公斤。弇口鼓腹,一對獸首耳,下有方形垂珥,圈足下有三個獸面扁足,口沿和圈足均飾竊曲紋,腹飾瓦紋。

  厚趠方鼎,西周早期。通高21.3、口橫17.4、口纵13.3厘米,重2.4公斤。

  函皇父鼎(圅皇父鼎),西周晚期(厉王世)。1933年陕西扶风县上康村一座西周铜器窖藏。通高58、口径49、腹深27厘米,重31.5公斤。立耳蹄足,腹壁稍外鼓。口沿及腹均饰大窃曲纹。

  静簋为西周中期穆王时代器物。器内有铭文八行九十字,大篆。此时期金文大篆字体正由西周中期向晚期过渡。《静簋》通篇铭文均称舒适,淳朴典雅,有“笔短趣长”之势。不失为西周中期金文书法艺术的代表作。

  晋侯稣钟是一套打击乐器,全套共16枚,因随葬于山西曲沃北赵村晋侯墓地第七代晋侯稣的墓中而得名。

  【銘文】唯五年三月初吉庚寅,王在周师录宫。旦,王格大室,即位。马共佑谏入门,立中廷。王呼内史先册命谏曰:“先王既命汝王宥,汝谋不有闻,毋敢不善。今余唯或命汝。赐汝攸勒。”谏拜,稽首。敢对扬天子丕显休,用作朕文考惠伯尊簋。谏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铭文大意:在五年三月第一个吉日庚寅那一天,王在周地的师录宫。天刚亮,王到大厅,坐定位子。司马共带领做器者谏进入庙门,站立于庭院中间。王召呼史官内史先册命谏,说:“我的先辈周王既然已经任命你兼管王的宴乐之事,你不能思虑有所不周,不能不善待其事。现在我继续任命你管理原来的事情。赏赐给你一套马笼头。”谏拜,叩头。为答谢和宣扬天子伟大显赫的美意,谏因此做了祭奠其死去的父亲惠伯的簋。谏的后代子孙万年永宝用这件簋。

  《九年卫鼎》,西周恭王9年。《九年卫鼎》的形制和纹饰与《五年卫鼎》完全相同,只是大小有别,通高37.2公分,口径34.5公分,腹深20公分,重12.25公斤。“田里不鬻”以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是西周奴隶社会制度的基础,而卫盉和卫鼎的出土,反映了西周奴隶制土地制度的动摇。

  【铭文】隹(唯)九年正月既死霸(魄)庚辰,王才(在)周驹宫,各(格)庙,□□(眉敖)者□卓吏事见于王。王大黹(致)。矩取眚(省)车:□□(贲)□(鞃)、虎冟(幎)、□徫(貄帏)、画□、□(鞭)、□(席)、□、帛(白)□乘、金麃□(镳鋞)。舍(舍)矩姜帛三两。乃舍(乃舍)裘卫林□里。□氒隹□(厥唯颜)林,我舍□(舍颜)陈大马两,舍□始(舍颜姒)□□(□),舍□(舍颜)有□□(司寿)商□(貈、貉)裘、盠冟(幎)。矩乃□(乃暨)□粦(濂邻)令□(寿)商□□(暨亿)曰:“顜(讲)。” □(履)付裘卫林□里。□(则)乃成夆亖夆(封四封),□(颜)小子□叀夆(具唯封), □(寿)商□(勠)。舍(舍)盠冒梯□(羝)皮二,□(选)皮二,□(业)舄□(筩)皮二,朏帛(白)金一反(钣),氒(厥)吴喜(鼓)皮二。舍□(舍濂)豦冟(幎)、□□(瑈贲)、□□(鞃),东臣羔裘、□(颜)下皮二。□(逮)受:卫小子家,逆者(诸)其□(剩):卫臣□朏。卫用乍(作)□(朕)文考宝鼎。其□(万)年永宝用。

  晋侯对盨,西周晚期,1992年山西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1号墓出土,后流落香港,1992年收购回归。

  即簋,西周中期后段(懿王世),1974年12月陕西扶风县强家村西周铜器窖藏。通高16.6、口径28、腹深13厘米,重3.8公斤。

  【铭文】隹(唯)王三月初吉庚申,王才(在)康官,各大(格太)室,定白(伯)入右(佑)即。王乎(呼):“命女(汝)赤巿(韍)、朱黄(衡)、玄衣、黹屯(纯)、旅(銮旂)。曰:(司)琱宫人、用事。”即(敢)对?(扬)天子不(丕)显休。用乍(作朕)文考幽吊(叔)宝(簋),即(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少虡剑(吉日壬午剑),春秋晚期,长55厘米,宽5厘米,重0.88公斤。此少虡剑为晋国兵器,已知同铭剑有3件。一九二三年山西浑源李峪村出土。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斜宽从,厚格,腊长而两从保持平行,锋尖锐。厚格呈倒凹字形,圆茎有箍,圆形音。剑脊呈凹条形,两面均有错金铭文,共二十字,为:[吉日壬午,乍(作)为元用,玄镠鎛吕(铝),□余名之,胃(谓)之少虡。]故此剑又称为[少虡]剑。从目前所见资料看,法国藏有同样的一柄。一九九一年在山西原平又曾发现一柄,其锋残,与此件相比,铭文少[吉日]和[鎛吕]四字,其他完全相同,残剑和铭文无锈无土,犹似新作。

  己白鼎(大鼎),西周晚期。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从會從废铜中拣获。通高39.7、口径38.7、宽38.7厘米,重12.56公斤。体呈半個卵形,深腹圜底,平沿外折,口沿上一對立耳,三蹄足。口下飾二道弦紋。

  【銘文】隹(唯)十又五年三月既霸丁亥,王才(在)侲宮。大?氒(以厥)友守,王鄉(饗)醴。王乎譱大(呼膳夫?)召大氒(以厥)友入攼(捍)。王召走馬?(應)令取??(犅)卅二匹易(錫)大。大??(拜稽)首,對?(揚)天子不(丕)顯休,用乍(作朕烈)考己伯盂鼎,大(其)子子孫孫邁(萬)年永寶用。

本文由565.net亚洲必赢于2019-10-15日发布